栏目分类

热点资讯

产品中心

你的位置:kb体育-官网app下载 > 产品中心 >

老旧小区如何改造更新?这些建筑师规划师正在行动

2021-11-16 06:11

  原标题:老旧小区如何改造更新? 这些建筑师规划师正在行动

  随着上海城市更新进入存量时代,旧区改造的关键词从“拆改留”变成“留改拆”。另一方面,加梯工程也正进行得如火如荼,从美丽家园建设到精品小区工程,老旧小区改造已经成为城市更新精细化转型的一个重要内容。

  2021上海城市空间艺术季之际,建筑师、规划师对于老旧小区的改造进行了热烈的探讨。在11月的一场分享之后,第一财经与部分建筑师、规划师进行了交流。

  街道综合改造:开放共享

  上海营邑城市规划设计股份有限公司总工程师曹晖是长宁区新华路街道、徐汇区徐家汇街道的社区规划师,在老旧小区改造工作中也积累了很多经验,如采取标准菜单和特色菜单相结合的做法。标准菜单是“精品小区”整治的基本要求,包括:外墙粉刷、屋顶平改坡、楼道翻新、管线更新、小区大门智能化、服务设施增设等;特色菜单则需要经过小区内居民及相关单位的意见征集,包括:宣传栏美化、庭院设计、小区活动室更新、增设花架、雨篷美化、适老化改造等。

  前不久,她参与了凌云街道417街坊的综合整治。417街坊地处梅陇板块,整个街坊北临沪杭铁路,西临中环路,东边、南边临梅陇港河道,但是滨河空间没有开放。街坊里面有7个自然小区,各自都有围墙,也造成了很多死角。另外,还存在车位紧张、交通隐患等问题。

  2018年国家提出推广“街区制”,原则上不再建设封闭住宅小区,并建议已建成的住宅小区逐步打开,实现内部道路公共化。据此,曹晖他们提出要开放共享,对社区做一个整体的提升。例如,将市场管理所等跟老百姓日常生活不太密切的单位外迁,把原房管所等状态较好的建筑进行改造再利用,将原来不开放的滨水空间做成步道。

  曹晖特别提到了对小区围墙的处理。他们分析了各个围墙的位置功能,在尊重居民隐私和日常生活要求的基础上,将部分围墙作为小区边界进行保留;同时,根据慢行和景观需求,对其余围墙部分拆除,部分降低了高度。

  拆墙的工作一直在与小区居民的协商中进行,因为每个居民都可能有不同想法,因此改造过程中也遇到了不少阻力,直到现在还在做调整。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曹晖表示,“其实,既有研究显示,开放不见得就不安全,因为视线可达也是一种安全保障的维度,但实际操作的时候还是蛮复杂的。”她表示,工程实施中也在不断得到认可,希望做出一个典范,以后在其他小区推进工作时可以更加顺利。

  里弄改造:精细的微创手术

  四年前,东南大学建筑学院教授、上海梓耘斋建筑工作室主持建筑师童明改造贵州西里的时候,面对的是一个拥有百年历史的里弄社区。

  “这个小区有100年的历史,像一位禁不起折腾的老人,需要通过非常细微的方式来进行改造。”童明形容这个老小区“问题一环套着一环,纠结在一起”,不是简单地清理电线或者搬走公厕,就能让居民整个生活得到提升。

  这可能是在很多上海老旧小区都会碰到的情况,在他看来,对于历史比较久、社会状况特别复杂的小区,只有精准的微创手术,才能消除病症的节点。在对小区居民结构、房屋肌理、空间特征进行了深入解读之后,在里弄住房成套率改造困难的前提下,他选择的切入点是从公共生活着手,营造更多集体性、共享性的生活空间。

  “以前的上海里弄,街坊邻居有很多生活交融在一起,这是上海社区的一种特色,也让很多社区保持活力,但是近年,这种状况逐渐消失了,所以我们的议题就是通过一些微观改造去激发这种特色。”童明发现,贵州西里弄小区有个门道,里面有个很小的理发室,宽度不足一米。顾客坐下来剪头发,理发师得站在门槛上操作,居民喜欢在这里停留,和理发室里的人聊天。“我们把它留下来了,很仔细地改造了空间,把上面的电线、空调遮掉,在下面形成了一个很有光感的空间。”

  “所谓精细,是把尺度降低到厘米,”童明意识到,“甚至有的时候,毫米级别的调整,都会给社区温度带来小的变化,这种变化,恰恰在很多小区里面是非常重要的。”

  随着上海旧城改造政策从“拆改留”变成“留改拆”,童明注意到,一些里弄小区的居民是有失落心理的,“他们大半辈子都住在老旧逼仄的环境里,很盼望拆迁。”他也欣慰地发现,在贵州西里改造完成、公共环境好转之后,一些原本已经将房子租出去的居民又住回来了。

  精品小区改造:向生活学习

  阿科米星建筑设计事务所创始人、主持建筑师庄慎今年接手了新华路街道的6个精品小区改造项目。他坦言老旧小区改造比设计新建筑要难多了。精品小区改造虽然有“标准化和自选化结合”的原则,但实际操作起来发现,“每个小区都不太一样”。

  在改造过程中,庄慎及其团队明确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这是居民共同确定的空间”。“这是一个合作的过程,建筑师会对整个社区的空间有完整的判断和评估,但建筑师还缺什么?他缺的是对于每个社区的精细化的生活体验。”例如,晾衣杆要不要挪一下?绿化能不能改成停车位?每一寸土地、每一寸空间都是宝贵的,在这些角度,建筑师缺乏的是对居民生活使用习惯与需求的认知,所以必须要与居民合作。

  庄慎还对第一财经谈到改造工程中的另一个难点,即分割管理的问题,“城市里面边边角角很多,但是这些边边角角有时候是很多部门在管理。”在这种情况下,有时候在小区打开一道围墙、开出一扇门都非常不容易。庄慎认为,十五分钟生活圈的打造也涉及多部门交叉管理的部分,能否统筹考虑这些问题,实现更多共赢共享的局面,也是摆在政府和管理部门面前的一个挑战。

.appendQr_wrap{border:1px solid #E6E6E6;padding:8px;} .appendQr_normal{float:left;} .appendQr_normal img{width:74px;} .appendQr_normal_txt{float:left;font-size:20px;line-height:74px;padding-left:20px;color:#333;}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李昂

上一篇:钢坯一周大跌750,钢价跌破成本

下一篇:没有了

Powered by kb体育-官网app下载 @2013-2021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建站 © 2013-2021 版权所有